销售咨询热线:
13566652804
新闻动态
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向钱学森致敬

向钱学森致敬

 发布时间:2009-11-03 点击量:957


    12月11日《*》和《解放日报》报道,当天是两院院士、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钱学森老人家的96岁华诞。12月10日,科技日报社举行“学习钱学森创新思想,培养科技人才”研讨会,为一向低调的钱老提前祝寿。钱老闻知此事后,特地委托秘书到会转达他的谢意,并表示:“向我学习,我不敢当。培养科技人才不是我钱学森个人的思想,而是一件关系国家长远的大事,所以我希望这个会能开好。”这段话既反映了这位人民科学家的高尚品德,又反映了他深邃的创新思想。我看了有关报道后,深深感到在他的身上,zui值得人们尊敬、zui突出的就是这样两点:

    一是他热爱祖国的赤子情怀。*,他当年是冲破美国的重重阻力才回到国内的。美国人深知,以钱学森的科学造诣,比“3至5个师”的兵力还要厉害,属于重量级的人物。为了扣住他,已把他软禁了起来。于是,让他回国,就成为当时中美日内瓦谈判的议题。开始美国人不承认扣了他,zui后,我国的谈判代表王炳南大使摊出了钱学森的亲笔书信(这是他辗转托人带到香港,再从香港转到国内的),美国才无法抵赖,不得不放人,但是还是把他的全部学习研究资料扣留,只让他空身回国。他为什么这样执着和不屈不挠呢?因为他从求学时代就树立了爱国思想,他经历了“九一八”、“一二八”的屈辱,他参加过爱国学生运动,他学习航空就是为了救国。1935年,他离开上海赴美留学时,他的父亲在码头上塞给他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“人,生当有品:如哲、如仁、如义、如智、如忠、如悌、如教!吾儿此次西行,非其夙志,当青春然而归,灿烂然而返!”真是学者风范素养成。

  下面我们再看几段他的谈话:

  “在美国期间,有人好几次问我存了保险金没有,我说一块美圆也不存。因为我是中国人,根本不打算在美国住一辈子。”

  “我的事业在中国,我的成就在中国,我的归宿在中国。”

  “我在美国前三四年是学习,后十几年是工作,所有这一切都在做准备,为了回到祖国后能为人民做点事。因为我是中国人。”

    这些话掷地有声,充分表现了一个中国人的铁骨铮铮。他的赤子情怀不仅表现在回国的问题上,还表现在他一贯的工作作风中。正如他所说的:“我作为一名中国的科技工作者,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。”特别是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,他不仅出色地、开创性完成好他所负责的任务,还从长远考虑,满腔热忱地关心培养青年科技人才。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的总设计师王永志回忆说:“我从未见过象钱老那样热心培养年轻人的大科学家。为了帮助我们打好基础知识,钱老亲自编写导弹概论等相关教材,并常常以自己的学习、工作经历来开导年轻人。后来想一想,这是因为钱老比谁都明白,国与国的竞争说到底是人才的竞争。他是爱国心切啊!”

    他回国后亲眼看到祖国的欣欣向荣,与他出国前相比有天壤之别,使他懂得只有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。因此,他的爱国思想必然延伸为爱党、爱社会主义。1958年10月,他光荣地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。

    正因为他已是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,所以在他不再担任任何职务、不再担负任何责任以后,也没有闲着,至今他每天还要看点东西,思考点问题,而且思考的都是有关国家前途、民族命运的大事,并及时地向党提出他的建议。

    第二点是他不但是一位杰出的科学家,而且还是一位哲学家,是用辨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武装头脑的科学家。他说:“我认为今天科学技术不仅仅是自然科学与工程技术,而是人认识客观世界、改造客观世界的整个的知识体系,而这个体系的zui高概括是马克思主义哲学。”所以他的谦虚不是客套,而是出自内心的虚怀若谷。曾经和钱老一起共事的梁思礼院士说:“钱学森当时如果不能回国,我们也会发展导弹、原子弹这些技术,但不会这么快!”这个观点得到与会人士的赞同。但是钱老认为那些“举世瞩目的成就”决不是他单个人所能取得的,他所干的不过是千分之一、万分之一而已。他反复强调,原子弹、氢弹、导弹、卫星的研究、设计、制造和实验,是几千名科学技术专家通力合作的成果,不是哪一个人独立的创造。他说:“我个人仅仅是沧海一粟,真正伟大的是党、人民和我们的国家。”他还说:“在科学上,没有什么认识是zui后的。在任何新的领域,我们都是小学生。”从以上可以看出,他的思想充满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精神。正是这种思想,成为他一生不断学习、不断创新的动力。

    中科院院士庄逢甘说:他认识钱老已经60年了,在他的记忆中,钱老早在20多年前就多次强调“自主创新”。他经常说:“外国人能干的,中国人都能干”;“我这个人对洋人总不服气,总想要超过他们。”“我们不能人云亦云,这不是科学精神,科学精神zui重要的就是创新。”而钱老本人就是一个不断创新的实践者。他的创新精神不仅体现于我国两弹一星的发展事业中,还体现于他对如何培养科技人才的思考中。他深知21世纪国与国之间的竞争是科技的竞争,而科技的竞争就是人才的竞争。所以这两年去看望他时,他说得zui多的就是这件事。他说:“国家所有的事都要人去办,没有高素质的人才不行。我所说的人才不是一般的人才,而是能够解决重大问题,进行重大创新甚至是颠覆性创新的人才。”那么如何培养这样的人才呢?他也有创新的思考。他提倡要实现“从理工结合到文理相通”的教育观念,这个观念,正在被越来越多的教育界人士所接受。这个理念是他从自身成长的经历中总结出来的。他说:“难道搞科学的人只需要数据和公式吗?搞科学的人同样需要有灵感,而我的灵感,许多就是从艺术中悟出来的。”他说:“我的父亲从小培养我多方面的能力,他让我学的是理科,但一到寒暑假,就送我去学文学、历史、绘画、音乐,培养我在艺术方面的能力。这对我后来的科学工作很重要,帮助我打开了科学创新的思路。昨天我还对涂秘书说,你不要老是宣传我的科学成就,我要是光懂点科学也做不成什么大成就。”他对去看望他的温总理说:“欧洲是先有文艺的发展,后有科学的发展。中国有几千年的文明史,只要处理好科学与艺术的关系,完全可以在文学艺术上和科技上都超过外国。”今年8月3日,温总理再次去看望他时,他再一次说:“处理好科学和艺术的关系,就能够创新,中国人就能够赛过外国人。”温总理告诉他:“你说的我都记住了。你这次讲的比上次又要深一些。我们要超过发达国家,就要在科学与艺术的结合上下功夫,就要重视教学的综合性,培养复合型人才和人物。”以上说明他的这个观点已被我们党和所接受,并体现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。

    写到这里,我又觉得在钱老身上体现出来的不只是两点,而是五点。那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想信念、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、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和社会主义荣辱观。十七大报告提出:要“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,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吸引力和凝聚力”。那么在钱学森老人的身上,正洋溢着生动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,它对每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都具有极为震撼的吸引力,它也将使那些数典忘祖、忘记自己是炎黄子孙的人为之汗颜。因此,我,我们愿以zui真挚的心情向钱老致敬!